?CHESS月评(22年03月·第五十五期)

作者:国际肝病网 发表时间:2022/3/30 9:47:06 标签:研究

 
各位专家同道好,本期CHESS月评(第五十五期)将分享门静脉高压领域近期的8篇文献(诊断监测6篇,多学科治疗2篇)。本期特邀月评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超声医学科陈路增教授、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介入科郭武华教授、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刘春艳博士和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肝胆外科常晓盼博士。
 
 
1. HCV相关肝硬化患者实现SVR后肝脏和非肝脏相关终点的发生率分析
D'Ambrosio R, Degasperi E, Anolli MP, et al. Incidence of liver- and non-liver-related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HCV-cirrhosis after SVR. J Hepatol 2022.
 
直接抗病毒药物(DAA)治疗慢性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相关肝硬化持续病毒学应答(SVR)的长期益处尚不明确,意大利米兰D’ Ambrosio等人近期在Journal of Hepatology上发表了一项研究,该研究评估了经DAA治疗的肝硬化患者的肝相关事件(LREs)、非肝相关事件(NLREs)和死亡率的发生率以及预测因素。
 
该纵向、单中心研究纳入2014年12月至2019年6月当地接受DAA治疗的HCV相关肝硬化病例,并分为3个队列:队列A(Child-Pugh A,既往无LRE)、队列B(Child-Pugh B或Child-Pugh A,既往有非-HCC LRE)、队列C(既往有HCC)。
 
该研究共有636例肝硬化患者(中位65岁,58%男性,89% Child-Pugh A)进行了51(8-68)个月的随访(队列A:n=480,队列B:n=89,队列C:n=67)。队列A和队列B的LREs 5年估计累积发生率分别为10.4%和32.0%(HCC 7.7% vs. 19.7%;腹水1.4% vs. 8.6%;静脉曲张破裂出血1.3% vs. 7.8%;脑病0 vs. 2.5%),队列C中则为71%(仅HCC)(P<0.0001)。队列A、B、C中NLREs的相应比例分别为11.7%、17.9%、17.5%(P=0.32)。在队列A中,肝相关和非肝相关死亡的5年估计概率分别为0.5%和4.5%,在队列B中分别为16.2%和8.8%,在队列C中分别为12.1%和7.7%。根据人类死亡率数据库,队列A的全因死亡率与按年龄、性别和日历年分层的普通人群的预期死亡率相似,而B组的全因死亡率明显更高。
 
因此,经DAAs治疗获得SVR的HCV相关肝硬化患者仍面临肝相关和非肝相关事件及死亡的风险;其发病率受DAA治疗前患者病史的显著影响。
 
(引自发表文章)
 
简评丨刘川
兰州大学第一医院门静脉高压研究所(中心)
 
关于肝硬化患者的预后研究很多,既往研究多探讨肝癌或门静脉高压方向的问题 (Calvaruso V, et al. Gastroenterology 2018; Lens S, et al. Gastroenterology 2017)。本研究探讨经DAA治疗取得SVR的HCV相关肝硬化患者肝脏相关事件和非肝脏相关事件的发生率。整体人群被分为三组,分别为:A组,Child-Pugh A且无任何肝脏事件发生;B组,Child-Pugh B或Child-Pugh A合并发生过非肝癌的其他事件;C组,既往发生过肝癌。研究发现:非肝脏相关事件的5年累积发生率为13.3%;肝脏相关事件的发生率为19.8%。
 
由此看来,经DAA治疗取得SVR的HCV肝硬化患者得到了较长的生存期,因此将会暴露于非肝脏相关疾病的风险当中,这是本篇研究最大的亮点,研究启发我们,在思考临床研究问题时不仅要关注肝脏相关的临床问题,更应该跳出专业限制从全局思考。
 
当然本研究也存在一些不足的地方。首先,在未经过治疗的丙型肝炎患者中,非肝脏相关事件的发生率是否低于经DAA治疗取得SVR的HCV肝硬化患者;其次, 本研究发现肝脏相关事件发生率为19.8%,且肝癌为主要事件,根据既往认知,临床显著性门静脉高压在失代偿事件发生的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而本研究并未区分临床显著性门静脉高压和非临床显著性门静脉高压的人群,因此,这可能是失代偿事件发生率相对较低的原因。此外,考虑到中国肝硬化患者的主要病因为HBV,在抗病毒治疗后,HBV感染人群的肝脏相关事件和非肝脏相关事件的发生情况是否与本研究结论相似,仍有待进一步探讨。
 
2. TIPS术后死亡或门静脉高压症复发的预测
Sun SH, Eche T, Dorczynski C, et al. Predicting death or recurrence of portal hypertension symptoms after TIPS procedures. Eur Radiol 2022.
 
精准预测经颈静脉肝内门体分流术(TIPS)后门静脉高压症的复发有助于改善此类患者的临床决策。近日,来自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Sun SH等人评估了围手术期变量在预测肝硬化门静脉高压(PHT)患者TIPS治疗后无病生存期(DFS)中的作用。相关内容发表在European Radiology杂志上。
 
该研究共纳入了206例接受TIPS治疗的肝硬化PHT患者,患者被随机分为训练组(n=138)和验证组(n=68)。研究者详细记录了患者的7个流行病学参数、4个临床参数和9个放射学参数。在增强CT扫描上测量支架远端与肝腔静脉连接处之间的距离即TIPS远端定位(TIPS-DEP)。在训练组中,特征通过随机森林算法预测TIPS术后4周DFS最低的错误率确定,简单易用的评分系统来自上述确定的特征。主要终点是评估TIPS-DEP是否与DFS相关。次要终点是验证验证集中的评分系统。
 
结果发现,TIPS-DEP≥6 mm(n=49)的患者中位DFS为24.5个月,而其他患者的中位DFS为72.8个月(n=157,P=0.004)。在训练组中,年龄≥60岁、Child Pugh B或C、TIPS-DEP≥6 mm,各计1分,通过上述指标之和计算评分,因为特征不符合这些标准的患者DFS超过6.5个月的比例较高:86%、80%和78%。确定为低风险(<2分)和高风险(≥2分)的患者之间的危险比(95% CI)在训练组中为2.30(1.35~3.93)(P=0.002),在验证组中为2.01(0.94~4.32)(P=0.072)。
 
因此,TIPS-DEP是一种可操作的放射学标志物,可结合患者的年龄和Child-Pugh评分预测TIPS术后患者的死亡或门静脉高压症的复发。
 
(引自发表文章)
 
简评丨郭武华
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介入科
 
TIPS在PHT及其并发症的治疗中起着重要作用,但分流道失去功能导致疾病复发仍然常见且难以预测。在既往的研究中,TIPS支架失功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① 支架的位置不佳,导致支架“盖帽”;② 其他自发性门-体分流道术中未堵塞;③ 凝血功能的障碍。但是并没有一个临床决策工具来预测TIPS支架失功并对失功风险进行危险分层。这项研究建立了一种新的评分标准,通过机器学习算法分析符合入组标准的TIPS临床队列、流行病学和放射学等围手术期变量,来预测肝硬化门静脉高压行TIPS治疗后的无病生存期(DFS)。
 
算法最后选择的三个变量为Child-Pugh评分、年龄和TIPS-DEP值。其中,TIPS-DEP的定义是TIPS支架肝静脉端与下腔静脉(IVC)壁之间的距离,是一个可操作的放射学变量。机器学习结果显示TIPS-DEP超过6 mm阈值与较短的DFS显著相关(中位DFS:24.5vs.72.8月),它有可能成为改善TIPS术后预后的一个操作目标。
 
同时该研究通过分析训练组数据后利用上述三个变量创建了新的风险评分标准。评分系统设计:年龄≥60岁、Child-PughB或C和TIPS-DEP≥6 mm分别定为1分并相加,最后根据得分定义为低风险(<2分)和高风险(≥2分),两者之间的风险比为2.30(1.35–3.93),P=0.002。并在验证队列中验证了评分的可靠性。
 
但这个研究仍存在其局限性,数据是单中心回顾性数据,且入组的患者群体大多数是酒精性肝病患者,可能不适用于其他人群。所以仍需要更大量的数据进行进一步研究。
 
3. 血清蛋白质组学揭示胆道闭锁儿童临床门静脉高压的生物标志物
Osborn J, Mourya R, Thanekar U, et al. Serum Proteomics Uncovers Biomarkers of Clinical Portal Hypertension in Children With Biliary Atresia. Hepatol Commun 2021.
 
PHT及其并发症在胆道闭锁(BA)的患儿中常见,与其高发病率和死亡率相关。近日,来自美国辛辛那提儿童医院医疗中心的Osborn J等人利用大规模蛋白质组学鉴定了PHT的血清生物标志物。相关内容发表在Hepatology Communications杂志上。
 
研究者通过SOMAscan在婴儿和儿童胆道闭锁的发现队列(n=40)和验证队列(n=80)中测量了BA患儿血清样本中的1305种蛋白质(无论是否合并PHT);使用Logistic回归分析血清蛋白质组学数据,以确定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AUROC)≥0.90的蛋白质;采用免疫染色方法研究新生物标志物蛋白在肝组织中的细胞定位。
 
结果显示,研究者在发现队列和验证队列中分别鉴定了9种和5种蛋白质,它们单独或联合预测了临床PHT(AUROCs≥0.90)。合并这两个队列,研究者发现SEMA6B单独和其他三种蛋白质联合(SEMA6B+SFRP3、SEMA6B+COMMD7和VCAM1+BMX)在两个队列中AUROCs均≥0.90,具有较高的阳性和阴性预测值。与健康肝脏相比,新蛋白生物标志物的免疫染色显示,临床PHT的BA患者肝脏中肝内皮细胞、胆管细胞和门静脉内免疫细胞的表达增加。
 
因此,该大规模蛋白质组学鉴定结果显示SEMA6B、SFRP3、COMMD7、BMX和VCAM1是与BA患者临床PHT高度相关的生物标志物。肝上皮细胞、内皮细胞和免疫细胞中生物标志物的表达支持其在PHT病理生理学中的潜在作用。
 
(引自发表文章)
 
简评丨常晓盼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肝胆外科
 
BA病程进展至终末期往往合并PHT及其相关并发症,该阶段病死率高,而门静脉压力测量因其有创的特性,不能作为常规项目开展,因此,寻找特异性生化标志物以快速、安全地判断BA临床分期具有指导性意义。
 
近日发表在Hepatology Communications上的这项队列研究由辛辛那提儿童医疗中心的Jorge A. Bezerra团队开展,他们首先根据BA患儿临床资料将cPHT组定义为(符合其一即可):①存在PHT病史(食管/胃静脉曲张,出血,腹水或肝肺综合征);②临床表现同时符合脾大(触诊脾大于肋下2 cm)和血小板减少(计数<150 000/mL)。以上两条均不符合者作为No cPHT组。
 
随后研究者设置了发现队列(21 cPHT vs 19 No cPHT)和验证队列(40 cPHT vs 40 No cPHT)进行血清生化标志物的初筛和验证,借助高通量蛋白质组学分析(SOMA scan),共从血清样本中鉴定出1305种蛋白,分别以ROC曲线进行模拟预测并求交集,最终筛选出两组队列中均AUROCs≥0.90,兼具高灵敏度和特异度的5种标志物:SEMA6B、SFRP3、COMMD7、BMX和VCAM1。这5种新型血清标志物的提出是本研究的第一个重要贡献,有望在BA病程向终末期PHT进展的动态随访与PHT初筛过程中发挥有效的临床预警价值。
 
最后该团队对这5种新型标志物的表达定位及可能作用机制进行了初探。免疫组化染色结果提示它们主要表达于BA肝脏汇管区的胆管上皮细胞、肝内皮细胞和免疫细胞。这也提示它们可能通过基质沉积或内皮功能调节的方式促进PHT病程进展,而炎症和免疫活化一直为这种复杂相互作用的关键媒介,值得进一步探索。因此,本研究的第二个重要贡献是对未来BA相关PHT致病机制研究的指引和展望,同时也为其他肝病相关PHT特异性诊断标志物的寻找提供了参考依据。
 
4. 二维剪切波弹性成像评估临床显著性门静脉高压
Grgurevi? I, Madir A, Trkulja V, et al. Assessment of clinically significant portal hypertension by two-dimensional shear wave elastography. Eur J Clin Invest 2022.
 
近日,来自克罗地亚的Grgurevi? I等人评估了二维剪切波弹性成像(2DSWE)与瞬时弹性成像(TE)在诊断慢性肝病患者伴临床显著性门静脉高压(CSPH)和高危静脉曲张(HRV)中的价值。相关内容发表在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杂志上。
 
该研究连续纳入了76例怀疑为代偿期进展性慢性肝病(cACLD)的患者[TE肝脏硬度测量(LSM)≥10 kPa,或影像学提示cACLD的形态学征象],患者无肝功能失代偿史,入组患者接受肝静脉压力梯度(HVPG)测量、经颈静脉肝活检和食管胃十二指肠镜检查,作为诊断CSPH、cACLD和HRV的金标准。所有患者均通过2DSWE和TE进行LSM和脾脏硬度测量(SSM)。
 
结果显示,患者78%为男性,平均年龄62岁,体重指数28.3 kg/m2,36.8%为酒精性肝炎,30.3%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14.5%为病毒性肝炎。其中患有cACLD、肝硬化、CSPH和HRV的患者比例分别为80.3%、69.7%、52.6%和22.4%。LSM在诊断CSPH和HRV方面优于SSM。对于CSPH,2DSWE和TE的AUROC(0.926 vs. 0.866)、最佳阈值(20.1 kPa vs. 20.2 kPa)和灵敏度/特异性(80.5%/94.3% vs. 77.5%/86.1%)具有可比性。2DSWE排除CSPH[LSM取诊断灵敏度≥90%的阈值(13.5 kPa)合并血小板≥150×109/L]的效能与TE相当,其中1/24的病例被错误归类为阴性。对于HRV,AUROC相似(0.875 2DSWE,0.851 TE),最佳LSM阈值相似,可实现100%的灵敏度并排除HRV。
 
因此,在cACLD患者中,2DSWE下的LSM测量在诊断CSPH和排除HRV方面的表现与TE相当。
 
(引自发表文章)
 
简评丨陈路增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超声医学科
 
瞬时弹性成像系统最早应用于丙型肝炎肝纤维化程度的评估,而后有研究报道其在乙型病毒性肝炎、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等其他肝脏疾病的诊断中的应用价值。
 
二维剪切波弹性成像是近年发展起来的评估肝脏硬度的新方法。二维剪切波弹性成像技术通过超声探头在深部组织聚焦推动组织产生剪切波,同时产生多个聚焦点,形成圆锥形的剪切波波阵面。沿聚焦点两侧扫描整幅图像,使用快速接收技术来捕获剪切波引发的组织变化,进而计算出组织的硬度。以往的研究表明,二维剪切波弹性成像技术在判断肝硬化程度、肝脏疾病进展方面有较高的准确性。
 
该研究中二维剪切波弹性成像与瞬时弹性成像取得了相似的良好诊断效果。由于二维剪切波弹性成像可以获得二维图像,所以测量时可以避开血管韧带等影响硬度测量值的结构。二维剪切波在测量硬度的同时也能观察迂曲扩张的食管胃底静脉,这些优势在今后的科研及临床应用中会逐步体现。该研究还通过二维剪切波测量脾脏硬度预测CSPH和HRV,以往有关脾脏硬度的研究较少,虽然本组数据的结果并不完美,但这篇文章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方向。
 
5. 脾切除术可改善肝硬化和非肝硬化门静脉高压动物模型的门静脉压力和贫血
Schwabl P, Seeland BA, Riedl F, et al. Splenectomy ameliorates portal pressure and anemia in animal models of cirrhotic and non-cirrhotic portal hypertension. Adv Med Sci 2022.
 
门静脉和内脏充血可引起PHT相关的脾肿大。脾肿大可引起脾功能亢进,促进血细胞减少症的发展。近日,来自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Schwabl P等人在非肝硬化和肝硬化PH动物模型中研究了脾切除术对门静脉压力和血细胞计数的时间依赖性影响。相关内容发表在Advances in Medical Sciences杂志上。
 
该研究中的96只大鼠接受部分门静脉结扎(PPVL)、胆管结扎(BDL)或假手术(SO),亚组接受额外的脾切除术。术后5周评估门静脉压力、平均动脉压、心率、血细胞计数和血红蛋白浓度。
 
结果显示,在PPVL或BDL术后,动物门静脉压力逐渐升高,同时平均动脉压降低,心率加快。脾切除术抑制了两种模型中PH的发展(PPVL:16.25 vs. 17.93 mmHg,P=0.083;BDL:13.55 vs. 15.23 mmHg,P=0.028),平均动脉压升高(PPVL:+7%;BDL:+9%)和心率降低(PPVL:-10%;BDL:-13%)。此外,脾切除术大鼠的血管性血友病因子血浆水平较低(PPVL:-22%;BDL:-25%)。脾切除术导致PPVL(14.15 vs. 13.08 g/dL,P<0.001)和BDL(13.20 vs. 12.39 g/dL,P=0.097)动物的血红蛋白水平升高,并显著增加平均红细胞血红蛋白浓度(PPVL:+9%;BDL:+15%)。血小板减少症仅在PPVL模型中发生,在脾切除术亚组中得到缓解。相反,BDL大鼠出现血小板增多症,脾切除术对其无影响。
 
因此,脾切除术可改善肝硬化和非肝硬化的PH和高动力循环。脾功能亢进相关贫血和血小板减少仅在非肝硬化PH模型中显著改善。
 
(引自发表文章)
 
简评丨刘春艳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脾切除术治疗门静脉高压引起的并发症和脾功能亢进是一个有前景的选择,有待进一步研究。据报道,脾脏的血流动力学在门静脉高压的发展过程中是从高动力学状态到充血性状态的变化。因此,研究脾切除对血流动力学动态变化的影响具有重要作用。未来研究可采用遥测技术评估血流动力学,以减少动物的使用数量和个体间的差异。
 
该项研究证明脾切除术可以减轻门静脉高压,并改善血流动力学循环,血红蛋白水平增加,红细胞的数量却无明显变化,这可能是由于脾脏和门静脉压力的变化影响铁和血红蛋白的代谢。但是脾切除术具有很强的侵袭性,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在门静脉高压治疗中的应用,脾脏或脾血管系统有可能作为更精细的治疗策略的起点。
 
6. 非肝硬化慢性门静脉血栓形成的患者经皮再通后肝脏再生和门静脉高压改善
Levigard RB, Salas H, Serr?o H, et al. Liver Growth and Portal Hypertension Improvement After Percutaneous Recanalization of Chronic Portal Vein Thrombosis in Non-Cirrhotic Participants. Cardiovasc Intervent Radiol 2022.
 
近日,来自巴西里约热内卢的Levigard RB等人的研究评估了非肝硬化慢性门静脉血栓形成(PVT)的患者经皮再通后肝功能的改善和体积变化。相关内容发表在Cardiovascular and Interventional Radiology杂志上。
 
该回顾性研究纳入了5名21岁至67岁患有继发性慢性PVT(确诊后4-21年)的非肝硬化患者,参与者接受经皮门静脉再通术。
 
结果显示,在术后平均12.6个月,所有参与者的门静脉均保持通畅,PHT症状完全缓解。肝脏体积显著增加39.8±19.0%(P=0.042),血小板计数显著增加53120±20188/μL(P=0.042),总胆红素水平从1.04±0.23 mg/dL降低至0.51±0.09 mg/dL(P=0.043)。白蛋白水平从3.88±0.39 g/dL增加到4.38±0.27 g/dL(P=0.078),脾脏直径从16.88±4.03 cm减少到14.15±2.72 cm(P=0.068)。
 
因此,即使该研究只有少数参与者,但仍显示39.8%肝脏体积增加、实验室肝功能指标改善、血小板计数和PH症状缓解,包括胃食管静脉曲张消失,门静脉再通后分流栓塞。尽管闭塞时间延长,非肝硬化慢性PVT再通依然是可行和安全的。
 
(引自发表文章)
 
简评丨郭武华
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介入科
 
门静脉血栓(PVT)形成是非肝硬化性门静脉高压的主要原因之一。门静脉血栓常见的原因有癌症、炎症性疾病、布加综合征和腹部大手术后,但仍有1/3门静脉血栓是特发性的。门静脉血栓急性期给予及时抗凝治疗有53%-71%门静脉完全或部分再通率,但如果血流未再通,患者将出现腹水、消化道出血、脾肿大、脾功能亢进以及肝性脑病等门静脉高压并发症,进一步发展可出现肝脏萎缩、肝功损害等表现。
 
对于慢性PVT患者出现上述症状时常应用β受体阻滞剂、利尿剂降低门静脉压力,抗凝剂预防血栓进一步进展,内镜下静脉曲张套扎防治消化道出血等。但是随着时间进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及难治性腹水常常难以避免。本研究采用了经皮肝门静脉穿刺门静脉球囊成型术和/或门静脉支架植入联合门体分流静脉及食管胃静脉栓塞术来治疗非肝硬化慢性PVT患者,恢复肝门静脉血流。术后患者肝脏体积增加、肝功能好转、脾脏体积缩小,血小板升高。为非肝硬化PVT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选择。
 
该治疗方法能获得良好疗效与患者基本情况和术中操作有关,具体如下:①治疗非肝硬化慢性门静脉血栓;②有良好的门静脉流入道(脾静脉和肠系膜上静脉未形成血栓)及流出道(肝内门静脉通畅);③门静脉血流恢复后造影示门体分流静脉被充分栓塞。但是该研究是一个小样本的回顾性研究,还需要大样本前瞻性研究进一步验证该方法的有效性。
 
7. 超声测压在慢性肾病透析患者门静脉高压诊断中的应用
Machado P, Gupta I, Fenkel JM, et al. Ultrasound Pressure Estimation for Diagnosing Portal Hypertension in Patients Undergoing Dialysis for Chronic Kidney Disease. J Ultrasound Med 2021.
 
肝静脉压力梯度(HVPG)是量化门静脉高压的标准,但在透析患者中可能并不可靠。无创超声技术——次谐波辅助压力评估(SHAPE)技术的发展,使其有可能成为压力评估的潜在替代方法。近日,来自美国托马斯杰斐逊大学Machado P等人比较了透析患者SHAPE和HVPG与肝纤维化病理情况的关系,相关内容发表在Journal of Ultrasound in Medicine杂志上。
 
该项IRB批准试验的亚组研究,纳入了20例接受透析的患者,受试者输注 Sonazoid后,使用Logiq 9仪器(GE,Waukesha,WI)进行门静脉和肝静脉SHAPE检查;使用Ludwig-Batts纤维化评分系统将SHAPE与HVPG和病理结果进行比较;使用Logistic回归、ROC分析和t检验比较HVPG和SHAPE与纤维化病理结果的关系。
 
结果发现,在20例患者中,有5例具有与亚临床和临床显著性门静脉高压相对应的HVPG值(分别为≥6和≥10 mmHg),15例患者的HVPG值正常(≤5 mmHg)。SHAPE和HVPG适度相关(r=0.45;P=0.047)。SHAPE表现出与纤维化相关的趋势(r=0.42;P=0.068),而HVPG则没有(r=0.18;P=0.45)。SHAPE可以区分轻度(0~1期)和中度至重度(2~4期)纤维化(-10.4±4.9 dB vs. -5.4±3.2 dB;P=0.035),HVPG则不行(3.0±0.6 mmHg vs. 4.8±0.7 mmHg;P=0.30)。ROC曲线显示SHAPE的诊断准确率为80%,而HVPG为76%。
 
因此,尽管该研究的样本量很小,但SHAPE似乎比HVPG更准确地预测评估透析患者合并门静脉高压的肝纤维化分期。
 
(引自发表文章)
 
简评丨陈路增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超声医学科
 
肝静脉压力梯度测量是判断门静脉高压的金标准。由于操作的创伤性及费用昂贵,该方法在国内的接受度不高。有研究表明透析会导致门静脉压力测值被低估。如何准确无创的测量透析患者的门静脉压力一直困扰着临床医生。
 
超声造影下的次谐波辅助压力评估是一项估测门静脉压力的新技术。超声造影剂Sonazoid具有安全,无肝肾毒性、过敏发生率低等特点,可以安全地应用于肝硬化、透析患者。在以往的研究中证实超声造影剂的次谐波振幅在一定范围内是一个很好的静水压指标。
 
这项主要针对因慢性肾病进行透析的肝病患者的研究显示:次谐波辅助压力估测比肝静脉压力梯度测量能更准确地预测合并门静脉高压的透析患者的肝纤维化分期。这项技术使得慢性肾病进行透析的肝病患者能够在无创的条件下获得比较准确的门静脉压力数值,为临床治疗决策提供依据,具有很好发展前景。
 
8. 小型猪门静脉高压和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的实验模型:压力和内镜初步研究
Maluf-Filho F, Meyer A, Martins PPM, et al. Experimental model of portal hypertension and esophagogastric varices in minipigs: pressure and endoscopic pilot study. Acta Cir Bras 2022.
 
门静脉高压是世界范围内的一个重大健康问题。在动物模型上开展相关实验研究有助于为未来的随机临床试验指明方向。近日,来自巴西圣保罗大学的Maluf-Filho F等人验证了中型动物门静脉高压和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的实验模型。相关内容发表在Acta Cirúrgica Brasileira杂志上。
 
该研究共使用了5头小型猪,所有动物均为8个月大,平均体重17±2.5 kg。研究者对实验动物行剖腹手术,解剖门静脉,并制造该门静脉的狭窄。在狭窄形成之前和五周后,测量门静脉压力并进行消化道内镜检查。
 
结果显示,门静脉部分结扎前的实验动物门静脉平均压力为8.9+1.6 mmHg,五周后第二次测量时为26.6+5.4 mmHg(P<0.05)。在本研究的任何阶段,样本在内镜检查过程中均未发现胃食管静脉曲张或门静脉高压性胃病。
 
因此,该研究验证了小型猪门静脉结扎可形成门静脉高压,但不能形成食管静脉曲张。
 
(引自发表文章)
 
简评丨刘春艳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该项研究旨在研究门静脉部分结扎术对门静脉高压和食管静脉曲张形成的影响,证实了门静脉部分结扎术可引起门静脉高压,但却无食管静脉曲张的形成。门静脉部分结扎术由于能够诱导肝脏再生,可降低急性肝衰竭的死亡率,已经被广泛应用于肝癌手术。在迷你猪动物模型中建立门静脉部分结扎术,对于更好地研究门静脉高压的发病机制和病理生理变化是非常重要的。
 
有研究报道,门静脉部分结扎术能够在不同的物种中形成明显的门静脉高压,但对于食管静脉曲张的形成并不确定,这可能是不同物种间的门静脉系统的差异性以及食管黏膜和黏膜下层的厚度不同造成的。
 
门静脉部分结扎术制作门静脉高压动物模型,能够对结扎后到形成稳定的门静脉高压这段时间检测的各项指标进行动态观察。该研究的局限性在于实验中纳入的动物数量较少,实验结果不是很充足,而且缺少内镜照片的支持。
 
 
扫描二维码
 
浏览往期文章
 
责任编辑:无
相关搜索: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返回
顶部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太阳城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app下载
申博真人娱乐城登入 太阳城申博88登入 申博太阳城66msc登入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申博娱乐手机版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百家乐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官网 澳门大三巴赌场 申博游戏 申博现金网
申博138 澳门新葡京赌场 申博娱乐官网 极速百家乐